【加国教育】加拿大陪读记:我读自己的书,任女儿躺平吧!(四)

本文转自 人间theLivings,微信号:zairenjian11,作者笔调幽默,但独白深刻,是最近不可多得的好文章,其中心态的转换让人感到似乎随作者经历了各种人生的波澜,非常值得一读。转载在此

等疫情稍有好转,思思的小留学生社交圈土崩瓦解了

起因是小富豪留学生们春假商量着要去多伦多玩,机票、酒店的花销,都是毛毛雨。但一个孩子的寄宿家庭死活不同意,于是另一个小富豪敢做敢当地说:“你就告诉寄宿家庭,说是去我家住两天,直奔机场就是了。”

娃们在多伦多开心过完周末,都回来上课了,寄宿家庭的家长们在教会聚会上碰头,有一家说:“我家娃到你家过周末,麻烦你啦……”

事情就这样穿帮了,寄宿家庭的家长们震惊了,跑到教育局去报告,就像是天被捅破了。结果,教育局以“dishonesty(不诚实)”的理由开除了三个小留学生。妈妈们来了,气得要命,又到处给孩子找私立学校,否则学签失效,只有回国。我暗地里因为这事开心了好久——被开除的娃之一,就是比鞋子的主力——好了,这下孩子们在学校总不会再比鞋子了吧。

学校里比鞋子的氛围弱了那么一点,小留学生们又开始比伙食了。思思这次得到了反杀的机会,中午在饭堂坐齐,同学们打开饭盒,这家是三明治,那家是火腿片,思思打开饭盒,红烧丸子麻婆豆腐宫保鸡丁白米饭,对其他同学来说是满满的暴击。

有天中午,思思打开一盒卤鸭子,一个小留学生失声问:“这是在哪里买的?我要买,我打车都要去买。”

思思露出四颗牙微笑:“这是我妈妈自己做的。”

其他小朋友们顿时枯萎了。

不过,叛逆期的孩子是不会让父母好过的,他们只是换着方式作妖

思思宣布:“反正我努力一辈子,也比不上别的留学生有钱,那我何必要读很多书赚很多钱?我觉得我过平凡的生活就可以了。”按照她的看法,反正要过平凡的生活嘛,高中毕业不毕业无所谓的。她躺在床上继续打“王者”,六门课有四门要挂掉了。

和她一起玩的孩子,从中国小留学生变成了本地的白人小姑娘。白人小姑娘衣服鞋子都朴素,一副看淡名利的样子。但我也看到当地底层白人是怎么生活的——姑娘小伙高中读完,去寿司店里端个盘子,去面包店里烤个面包。都说“求其上得其中”,求一个好生活,折腾半辈子,可能就落个平凡的生活,而求一个平凡的生活,搞不好就要落到街上搭帐篷了——何况,思思所谓的平凡的生活,那可是我这当妈的奋斗了半生才得来的最有上升空间的生活。

我企图说服思思:“平凡的生活可不是给我们这样的外人预备的,那是本地白人才有的。你还是要考个大学,不行考个社区大学也行啊,找个时薪高点的工作,穿好点吃好点住好点,过更有品质的生活。”

思思戴着耳机,大声抢白,好像我不是她妈妈,而是仇人:“你总是想掌控我的人生!你自己工资有多高?读书好,你自己怎么不去读?我不需要穿好的吃好的住好的。我最讨厌这样的人:自己不飞,生个蛋,喊它使劲飞。”

和思思对吼一番,我喉咙都被哽住了,empathy破功了。想到女儿以后可能也会像那个医生家的白人姑娘,高中毕业证都领不到就去面包店打工,或者,更糟糕,躺在床上打一辈子的“王者”,我觉得我不如死了的好。我恨不得钻到思思的身体里去,卷每一门课,卷进大学,走上人生巅峰。

我想到了邻居家养的狗——前一阵,它也当了妈妈,生了崽,刚开始爱得不行,成天都在窝里舔小狗崽,出门遛弯的时候像箭一样掉头往家里跑;可等到小狗崽大了到处跑,狗妈妈外出散心,一走半天,如果小狗踩到它了,直接呲牙;等到小狗崽大了送走,狗妈妈眼皮都不撩它们一下,管你去哪里,反正莫要影响我的狗生。

看着后院子里狗妈妈在游刃有余地带娃,我感到自己还没有狗有智慧。我和思思,像两个司机坐在同一辆车上争夺着方向盘,车子被我们娘俩争夺得歪歪扭扭,险象环生。

【如果您觉得有意思,点击这里接着看第五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