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加国教育】加拿大陪读记:我读自己的书,任女儿躺平吧!(六)

本文转自 人间theLivings,微信号:zairenjian11,作者笔调幽默,但独白深刻,是最近不可多得的好文章,其中心态的转换让人感到似乎随作者经历了各种人生的波澜,非常值得一读。转载在此

走进college教室的时候,里面的白人一个比一个年龄大。教学主管老太太慈悲心肠放过了我,并不意味着我真的能过关。白人老师在讲台上面滔滔不绝,我在下面呆若木鸡。老师讲到后面去了,我都不晓得翻页。

但我心里是充实的:女儿的时间被浪费得七七八八,好歹我的时间都是有价值的呀!

鸡蛋没有放在一个篮子里,我心里舒服了。

啃书的时候,我也会一头懵:我在哪儿?我是谁?我为啥在读这么难懂的东西?听到课堂上有同学自我介绍:“我是UBC某某专业毕业……”顿时觉得天上响起音乐,地上撒了鲜花,我自己拿话筒站到舞台中央,只能说:“感谢党,感谢人民,感谢所有的TV,让我荣幸地和UBC的毕业生做了同学……

为了让思思哭出来,我对每门课都是一个死缠烂打。老师上课的时候,我听不懂的就反复听,还要做题,内在的小人儿被虐得满地打滚。好在YouTube上啥都有,任何一门课,都有相应的学院挂上来网课,开字幕,跟读,听写,我的朗读成了家里的BGM。

思思想要开个黑(打“王者”),队友问:“谁在读书啊,这么大声?”

思思情绪立时有点低落:“哎,那是我妈在读书。”

思思怕看教科书,其实我也怕。拿着几百页厚的英语教科书,看到第一行跳到第三行,看到第三行跳到五行。我决定把教材往谷歌翻译上搬家,一段段打上去,自制中文翻译本。UBC老爷爷和阿尔贝塔的老奶奶,每周仍会在Zoom见我,给我摇旗呐喊,陪我做作业,写小作文,顺便纠正我读音语法的错误。等我翻译到半本书,200多页的样子,也不用谷歌了,自己一行行就能看了。

我真想范进中举一样,跳出门,跑上街,大声疾呼:“我看懂书了!我看懂书了!”

思思看着我成天得意洋洋,有点小羡慕。

学校通常是一周一小考,一学期一大考。说到考试,我一点都不怕。在考试之前,老师会发下来一份Review(复习)。这张纸,加拿大学生只当是寻常,我却如获至宝,会查字典一个个背下来——这样,75%的考题就在手中了。

一学期有4到5门课,我越来越忙。我每天早上6点半闹钟都不要就会醒来跑到公交站去等车,8点钟准时坐到教室里,等着老师们噼里啪啦一顿输出。加拿大的高中像中国的大学,宽松得很,随便你怎么学,过关就好,这里的大学就像中国的高三,每天8小时课,还要留下一堆作业让你回家去卷。我不想管思思的生活了,开始摆烂:“我看Costco的蒜蓉面包就挺好。每周买一条,加黄油奶酪火腿3分钟吃完,又不用洗碗又不用洗锅。”

我的话像晴天霹雳,劈得思思一脸的生无可恋。但我确实发现,中国家长做饭实在太浪费时间了,每天花费几小时做饭之后,难免要发“娃好好学习以后找个好工作”的梦,发梦不顺利,就要开始唠叨,就要和娃闹矛盾。为啥要浪费时间发人家的梦?我要发梦就发自己的梦。

思思的衣服我也不洗了,家里的清洁,我只做我自己的卧室。上街买衣服买鞋子,我只给自己买,因为,“平凡的生活就不需要穿新衣服的”。

老师成天说,同学们,不懂就问哦,不要等到quiz(测验)才问哦。然而,文科专业的弯弯绕,是非母语人士连问都问不出问题的。我这样的混进college的学生,如果问问题暴露了,被拎出去了咋办?

作业更是让我白头搔更短。例如:“阐述你对加拿大宪法的看法,特别是联邦与省份的分权条款。”——我能有什么看法?加拿大的宪法,那咱们当然是坚决拥护的,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啊!

这种问题要是去问老师,她就会发现我是混进来的了,也许给我开后门的老太太还要吃瓜落。可去教会的老爷爷老奶奶,没学过四项基本原则,问中国邻居,他们也不晓得加拿大还有个宪法。最关键的,college不准上网抄答案,每3个词雷同,就算抄袭。

每周都是这样的一堆灵魂之问,老师一要论文就是几大篇,作业大叠大叠地交,东拉西扯地凑。穷于应付中,我终于现了原形,被另一个教学主管揪出来了。她的眉毛上挑进了头发:“这位同学,你为什么写的英语一长,就这么不流畅?你怎么过的入学考试?我们这行非常考文笔的,你这英语文笔,写个submission(提案)人家能看懂?你需要全职念英语,否则我没法给你毕业证书。”

刚考了一门的期末考,我垂头丧气地回了家。我是考理论一条龙,考格式一条虫。这个考试考格式,还倒扣分,不管我写了多少舌绽莲花的内容,只要有格式装订行距错误,就直接扣分。我差点被扣到“归零”。

过去我看思思的成绩单,总是浩然正气:“这个居然是C?我看你是游戏打多了。”现在看看自己作业上的几把大叉,成绩单上的D、E、F,对女儿都是理解和祝福

【如果您觉得有意思,点击这里接着看第七章